Oat Park

某君告诉我很久没更新了。实际不是,是我常常想些的念头在想想之后就删了,落实于键盘的字在发出去不久也被删了。删东西是我难得擅长的技艺之一。
我不知道别人观察人会从哪些方面,有姑娘告诉我是鞋,我已经觉得很奇怪了。上学的时候,某大学同学常告诉我们,哪个姑娘的牙好糟糕,如此以往,我们便惊诧于他对女性牙齿的超常注意。直到后来有人对我得牙发表评论的时候,我不得不体验了一把当人评论我牙齿的真实感。回忆可及范围内,好像是一位姑娘第一个对我的牙齿提出看法的,她说,你的牙齿好像那兔子的。。没等她说完,我迫不及待的要求她别关注我的牙齿。此后好像就没人再注意我那并不光彩的用来咀嚼物体遮挡口中不雅观食物糜的结构,直到某天在隔壁小海龟的卧室说话,说着说着,突然他停下来说,“你的牙齿好白啊…”
“真的么”
“用的什么牙膏”
“…”

实际是,后三句对白,是我自己脑补的。

2013 - 06 - 30

† 6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