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四月初的某个下午,2048已经流行了很久,而我才开始上手并发现一个有用的策略。我给新歌打电话,说我回去拿离职证明,这距离我离职其实已经一个多月了。问我要不要上楼等,我说不了,便在楼下的球形物体上坐着。事实上我还是蛮喜欢前雇主这建筑,还能穿着夹克的四月是个适合什么都不做唯独适合发呆的时节。见等的人出来,我走向前,拿好扣着好些大红公章的纸,折好又打开看了看。

新歌坐在台阶上,说起我走之后的变化,谁谁谁又离职,谁谁谁还在。说了不久也不短,末了,问我,要不要上去见见丹姐和娜姐,我说不了,不然她们又要我请吃饭了,当然这是玩笑话。也没说再见,看着人进楼,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有的人不见了还能见着SNS的变化,有的人说再见了,这辈子怕是也不会再见了。

2014 - 05 - 31

† 4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