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秦观把秋写的如此凄清。其实秋大多并不这般,“清”到可取。每每床上宅久了到乏了体力,出门才知道秋竟如此清爽!秋没有浪漫的自在飞花,也没有闲雅的陌上花开,一想到秋,那就是金秋的华彩漫上一季的典雅。

各位国庆+中秋快乐~~

2009 - 09 - 30

† 14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