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两周以来一直为考试这事而身心憔悴,在加上寒冬这冷风吹的,外面积雪估计化不了了,免不了难免肚子闹腾。结了三门课,能把人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每天都只知道背,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成为一名优秀的背书机器==
考试事大,其他没结的课也只能靠边站。

老师在台上讲痢疾讲的热闹,台下几乎全是背别的的…
朋友突然面向我:“原来日本人都是什么什么君的~”。
我茫然。
“…大肠杆菌。嗨,大肠杆菌!”
我大悟。

2009 - 11 - 18

† 14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