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三联书店的这本龙应台的《目送》真是很大方,大方的给书留白,龙应台阿姨也是大方,插了如此之多的照片… 一张照片还大大方方的蹭了一页。

上个月拿到书至今只是偶尔翻翻,但是还是比较失望,原以为真如封皮写的:跨三代共读的人生之书,其实这本集子远没那么深沉。做成blog那就是生活日志,充满了龙应台作为一名女人的普通女性感觉的感性日志。

而这本散文集子的特点,除了大方的留白之外,还有每篇都两三字的标题,更确切的说,从标题看你绝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比如,有篇名为《卡夫卡》的,实际上写的就是龙阿姨对某次见着一条节肢动物的若干感悟,等看完这篇发现为什么叫卡夫卡,那真有雾里看花+拨开迷雾的双重特效。另外,就是有些散文真的是散。还是《卡夫卡》,文章开头非常丰富:

躺在卧房地毯上和鹿鹿通话,谈到一些吊诡的现象:为什么在大陆,年轻人反而比台湾的年轻人有国际视野?为什么在多元的台湾,报纸和杂志的品质反而比大陆差?苏花公路建不建,核心的观念误区究竟在哪里?…

然后电话讲了一半,龙阿姨看见一条虫,以下所有话题就都是虫了== 我还在等龙大妈接着说吊诡的现象啊…

文末,龙阿姨研究了这节肢动物:

还有“生殖腺”和“精液”啊?这可怖的东西还真有他自己的风情和生命呢,无数只的脚,无尽的奋斗,一生的努力,只能走一点点的路。我有点心软了。

这让我想起我的中学作文…

当然,除去龙应台阿姨比较发散的思维外,还是有不少有意思的,冲杯下午茶,阳光好的话,还是不错的。

2010 - 01 - 06

† 21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