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总有些特定的词让人有着特别的偏好,自然人与人不同,语言与语言不同。拿笔写东西的时候就有这么的想法,可真要罗列出哪些喜欢哪些不喜欢竟没头绪了。其实都是普通的文字,没有立场没有等级,字里行间却不同。如铁树和苏铁,我就执着于苏铁,单单一个苏字,好像优雅了许多。甚至莫名的对苏姓怀有先天的好感。突然想来,似乎我所见过的苏姓姑娘可是稀少了。

自然,再好的物件多了也便成了泛滥,于是便很自觉的不让自己太过重复使用这些字眼这些词藻,否则自己看了也觉得想吐。若有名为小苏苏的女子,我会怕的。

2011 - 05 - 10

No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