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食堂下午五点的时候是段非常有感觉的时候。

那是和往常一样我要了个菜和一碗小米粥,在第一排面对着食堂的伙夫们的时候,周遭只有寥落人影。菜好的时候,来了几个附近附中的高中生。天又暗了些,可是大厅中间这排灯并没有亮着。后厨日光灯光虽照着,却猛抬头发现窗台一盏白炽灯独亮,四周也貌似黯然了许多。来的学生渐多,清一色的蓝白相间的校服从眼前晃过,把那白炽灯的灯光剪成了一帧一帧,映着腾起的蒸汽,犹似独自登高望远村,灯火依旧却似阑珊。

虽然天阴的天气看不见残阳,可外头依旧暗淡的明显,一前一后明暗对比也更加分明。来的不多的高中生们要不坐下闲谈,要不倚着台旁说话,少了人头攒动也更加觉得像是台上台下,而我就喜欢这么看着台上的众生像。不知不觉,这里一片清净。

2010 - 05 - 17

† 6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