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有时我就会想这个问题,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偶尔谈论食堂卖烧饼的怀孕很久的大妈肚子很大了,卖油泼面的老板表情跟欠我几百块钱似的,又是那个年轻伙夫又多刷了我几毛钱等等等等这些问题,说起他们真是如数家珍。我会知道卖包子的那几位阿姨哪个最热心,卖米饭的哪个师傅看起来亲切等等,因为我们每天吃饭都得瞅着那几张脸,所以用不了多久,只要一闭眼想想全能画出个素描图,还不带离谱的。然后呢,我觉得我都如此把你们铭记在心占着我原本就不大的存储空间,这些陌生的老熟人是不是会记得我呢。我从来不会有这个“奢望”,想想他们每天得对付多少个素颜的穷学生们啊… 那样我也不会去纠结我记得你而你不记得我了。

可是我一直想知道他们是否有可能会记得呢。就像我高中时每天中午放学都会见着一个往回走的小女生,久而久之我就会想这个问题。可是没有陌生人告诉我答案。

晚上和舍友三人出去吃牛肉面,还是我曾经念叨过的面馆。要了一份牛肉面,等着别人付钱自己正欲找地坐下,被老板娘叫住了:你的牛肉面加不加香菜。我转过身,才意识到这个重大问题(我曾经很难忍受香菜的…)。说不加香菜后,老板娘补上一句,你怎么老是要我提醒才说呢。呃。顿时有喜感。这也是一个答案了。

2010 - 04 - 16

† 11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