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九月一日,被召唤去迎新生,天气晴好,可就是说不上什么在作祟,心里老不是滋味。若早几年前做这件事,我想大概是心情舒畅无所顾虑,如今却得惦记着一些预测或不可预测的事情。
其实看见新面孔挺好的,也说不上哪里好,或许转移了精神,不再搅浑了自己念想的那一片莫名的浊气。把新生引导至宿舍,不时回答家长们的问题,想想当年自己坚持一个人来到这陌生的城市时的光景,四年多的日子就这么一闪而过。假想回到四年前,随便改动一个时间点,或许境况又是另一番。
坐着等新生时,来了一个重庆土家族的姑娘,而我身边的虫虫同学正好也是重庆人,而且是土家族的男同胞,外加同一中学毕业。说概率好,说缘分也好,反正就如此的巧合。这位同学引这位土家族姑娘去宿舍后就没再回来接新生,事后据说同学真是一揽子服务,从宿舍到注册,到吃饭、购置物品逛超市全程陪同。至于是否进一步发展,就没有八卦了。

此后半个月的日子便是一些毕业的工作,论文、综述之类的。除此还等待一个教研室老师接下的某项目的安排,这个活是个体力活,巨大的工作量以及没日没夜的奔波是我一直不想去面对的。这项目一拖再拖,从九月十日拖到十月之后。我倒希望这活无限期中止,只是不大可能。

晚饭回来时路过一超市,突有想法,想要跳到橱窗里去。朋友怂恿下便真站橱窗里了。
寻找Pose中

回去时,朋友说,最近常常碰到长得像xx的人。
是吗,我说。
你知道谁是xx不。
知道啊,我知道谁是谁,就是没有具体的形象,我说,印象中我对人的影像都是没有具象的,想,怎么也找不到细节的。
朋友说,你孤独症了。

不是孤独症,或许真有点孤独的感觉了。

PS. 域名真的换到fairystreet.com了。
PS2. 显然目前这个皮还是个半成品。

2010 - 09 - 14

† 12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