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朋友手机听筒坏掉了,拿我手机煲了半天长途。问他是男的还是女的。朋友说是男的。我好奇,什么男同胞能跟你侃这么久,朋友说,我一同学,很久没联系了。他接着说,刚来大学时还经常打电话,现在很少了;有的朋友,高中时很要好的朋友,现在都没联系了。

曾经我也这么开始去找什么是朋友这问题的答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已经把朋友的定义放大到前所未有的范围了,甚至非死不可或是人人开心上一个点击就定义了。虽早已不是还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念念不忘所谓一辈子朋友的概念的时代,朋友依旧是个经典而富有含义的名词。说朋友是能包容对方的人,多少简单化了,不过却保留了它的应有之意。

即便把这定义放开到能相互包容对方的人,维持这份关系依旧不简单。无论因为什么成为朋友,说缘分好,说臭味相投也好,但凡有什么变故,就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吧,你喜欢的我或许不再喜欢了,你讨厌厌倦的可能成了我喜欢的,或是当年我们喜欢的如今早已不再,数年不见在经历这些后,两人相见,除了感叹是否还能再相谈甚欢。再开口却无从说起,说什么却是有一句没一句,难免尴尬的寂静,噤若寒蝉。虽仍然说对方是朋友,却是过去时,如今只是相识,甚至以后相忘于人海。

2010 - 10 - 28

† 6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