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标题挺迷惑的。

因为我宿舍同学说起,若干天前我推了一条关于我们宿舍在极其离谱时间响起的极其离谱的闹钟的铃音的推。如果没人提醒我也不会去推,如果不去推,现在我估计每天还睡得high,可是如果之外的是我现在每天一大早就听见稚嫩的声音唱着“打雷要下雨,雷欧,(什么?);下雨要打伞,雷欧,(这我也知道!)…”,倘若这个五六点响起的声音只是飘荡在迷糊之间,那么还有机会再听到一个清晰动听的版本。仅止于此的话,充其量不过是顺便回忆下那不太欠缺的童年,我原本也这么以为。可事实却是相当相当深远的。

早上爬起来照旧翻书,这位用海尔兄弟做铃声的主Lee同学在我右下角坐着,我翻书,他看着单词。然后呢,大概是翻页时开始哼了几句,挺乐呵的,Lee同学引起我的注意,猛然意识我竟然在唱海尔兄弟==。其后若干非有意识状态下居然还在唱“为什么要打雷下雨”,抓狂,我竟然就这么被潜移默化了,Lee同学大笑。

然后你就发现海尔兄弟们无处不在,有人洗衣服时会唱,有人实况足球也会唱… 终究都情不自禁的给海尔兄弟带坏了。

晚上360和QQ舌战正欢时,别宿舍同学来拷电影,哼着小调“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一听,咋这么熟呢,好像我啊前一阵子一直唱。同学说,小龙人啊。怪不得啊啊。原来我早已被渗透了。

2010 - 11 - 03

† 12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