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腊八节. 不过没有腊八粥.

我向来是很喜欢亲近动物们的, 不过我不养猫, 不是我讨厌它们, 是它们似乎都对我心存戒心…所以我就只能偏爱狗狗了.

而我也一心想要收养只动物, 甚至乎偶都想抛弃前嫌收养楼下的野猫, 不过被老妈无情的拒绝了. 因而当老妈告诉我想不想在我姨抱只狗…我眼皮连眨都没眨一下立马飞奔过去.

最终一只小白成了我当年的最佳选项…其实我倒想把一窝狗崽们给移民了, 不过考虑到我妈的眼神, 这个想法只能继续无情的被溶解…

其实小白长得挺好, 除了那颗门牙.

小白自然跟我要好, 臭味相投自然不能这么形容…不过挑剔确是比我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决不吃素, 连头都不摇. 甚至我威逼(利诱到是没有), 把它架在N个凳子堆起的高台只给豆子. 它以藐视的态度看都不看一眼豆子.

在以后的日子, 它为了表示和偶的亲近, 小白可是以非常的决心把它的大便优雅的送到了我的床底下. 这自然让我疯狂, 我不得不对它禁足. 不过小白可是毅力不是一般的狗可以比的, 宁肯忍着, 也要把便便留给我的床底, 所以一不留意, 它又和我亲近了一次. 尽管老妈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教会小白哪是厕所.

小白被安置在独立的地盘, 而为了不让小白继续表示它对我们的亲近而奉献它的大便, 我们睡觉的时候只能对它实施活动场所封锁. 不过小白总是执著的, 执著的让我家的房门几乎伤痕累累, 它以它的利爪继续表达它的亲近. 偶然一次老妈没拴房门, 第二天早上就发现身边多了一个毛球…

确实, 小白很喜欢我们, 尤其是我们的床. 这只活泼的小白一心想要窜上床蹦两回, 等到老妈疯狂的瞪着两眼, 它也只能恋恋不舍的回到它自己的我去. 原以为小白只是想蹦蹦而已, 而我自然不和老妈一样, 我对它觊觎我的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只持续到某天它趁我不在, 犯上作乱把我的枕头咬的体无完肤…

小白很白…不过狗跳蚤难免…我可不想与跳蚤作伴, 自然这个重担落在老妈上了. 不过耐心有限, 要是它偶尔去外面撒野疯狂悠闲了, 老妈没心情对付跳蚤, 只能残忍的让对付跳蚤的灭害灵处理了.

我一直认为狗是不记仇的, 有小白前是, 小白走了之后也是. 我妈没少和小白翻脸, 每次都是跟在老爸屁股后面以无辜的眼神带着无耻的尾巴狂摆着回来. 也许睡了一觉又继续蹦着站着犯着贱似的找老妈玩…

小白天生就是亲近人的, 这就是我当时为什么把它抱回来…一心想要玩, 似乎都不考虑别的. 有次外出经过一小水坝, 我示意小白不要跟我到水坝来. 它可不管我, 依旧无耻的摇着尾巴…不出我的意料, 终究被冲下匝门, 在涡流中一下没了, 原以为小白估计得挂了, 着急蛮荒的想着活要见狗死要见尸啊, 我还在涡流里盯着, 不远处就看见一白球冒出来. 河岸一人扔了跟木头, 小白就顺着木头游了上来. 大难不死, 小白依旧继续无耻的吐舌头, 摇尾巴…

小白走之后, 大街上的狗都似乎喜欢我的裤腿, 我估计又给小白亲近了.

2009 - 01 - 03

† 5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