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导师匆匆从丹麦回来,停留时日不多,急忙找来实习的学生问会儿话。其实也没什么事。末了,老师说有事联系我吧,扣扣飞信都可以。
一同学问,老师你有博客不,告诉我们地址吧。老师迟疑了下,我的博客是不告诉你们的。

这一点也不惊讶。在这个写这个blog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从没考虑过告诉我老爸老妈,也没告诉我的兄弟姐妹们,我的舍友们也只停留在我有blog这个概念上。想来也是非常有意思,写的东西码的汉字全世界都能看,却不想让自己最亲密的人看。这绝不是我一个人的逻辑,也不会是少数人的逻辑。

如果这逻辑只是因为你写了篇日志发泄对你boss的不满之类的,你也不期望boss看到(boss自己或许也不想看到)的缘故,那这逻辑也就无可厚非。可是老爸老妈不是你的顶头上司,你的朋友也不会扣你奖金,即便是两口子也不会因为你在日志里不小心透露自己私藏私房钱而跟你一哭二闹三真的上吊。可是,我们是在躲避,掩饰,回避么。

回避自己。很多时候我以为这是答案。

外表古板文字却表现的温柔浪漫,不善言辞词句却语不惊人死不休… 像维尼大叔表面是大爱水果的Geek(嗯,他姓程,不用客气叫他序员就好,请允许我copy他这一句),文字里却表露出文学青年的闷骚气质。可是这些构成真实自己的另一面,难道就是我们回避的?为何不希望我们普通的交往圈子里熟知的甚至亲密的人知道?我不该把它当成另一面来看,这些掩藏在文字里的东西或许是近于内心最本质的东西。而我们被塑造的太久,他们注定被忽视被掩埋。一个人独白的时候,我们迫切的希望这被压抑的释放出来。于是写日志成了这独白的方式,却不希望被周围的人们听到。

然而我们是在回避自己么,如果是,那是为什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要假定如果这些blog被父母、朋友们看到会产生什么影响。流言蜚语,说三道四?想必这些都不会发生。那我们是因为怕什么而回避么。

或许答案只是因为不想,只是不想而已,其实很单纯。不想自己被看穿,不想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知道,不想自己的每个感觉都被在乎。有的言语只是注定只是写给有的人,读者不期望是你罢了。

(最单纯的独白是自己一个人寂寞的独白。把留言关掉,无论是非,像我曾经提到过的一个姑娘的blog一样。)
(想到这里,问个问题,告不告诉你的周围的人你有个网站码着文字作为评价你俩关系类型的手段呢)

2010 - 11 - 26

† 7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