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大约半个多月前某天的无聊而漫长到笔记本电池早早没电至结束时已经月黑风高的会议之后,和几只拿了另一只给的精神损失费到711买了几份好顿,摸索着到另外一家店里蚕食。集体吃完后,问另外两只,都要了的鸡蛋是什么时候吃的。不出所料,答案都是最后。

今儿中午吃饭,又想起这茬,看着斜对面的盘子里躺着的半个鸡蛋,惦记着他会什么时候吃掉。中途,斜对面君夹起筷子扑向鸡蛋的时候以为定理失效了,却发现斜对面君不过是把蛋挪了个位置,最终还是直到最后才吃。很是好玩。

这不得其解的鸡蛋的特殊待遇在其他场合也是大面积存在的。只要稍加注意其他人的早餐午餐晚餐,估计对于大多数人,在不以鸡蛋为主体食材的食物和餐盘里,但凡有一个甚至半个圆形鸡蛋存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会被最后消灭的。不知道为什么。

 

2012 - 09 -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