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社会学家安德鲁·格里历说,“不管怎样,心理学无法解释人类存在的目的,也无法解释人类生活的意义,以及人类的最终命运。”十一月十七日,在北京服装学院,听卖烧饼大叔侃了四小时关于这个宇宙这个世界的迷与解谜的数千张幻灯片之后,虽然无不佩服大叔费力的扯淡级演讲,却不得不依旧被这些“扯淡”所撩拨。

如若允许我这么毫无证据的假设,我会这么立论,人类的存在,其意义本身也正是在寻找其意义,这些寻找指向之一,不可避免的是人以及这星球上所有生物的起源。如果生物的进化都是试错而来,那为何会是高等智能的方向,所以不妨问,究竟是自由的试错还是会有设计者的深谋远虑。

星际迷航电影第一部有这么一个情节,被发射到外太空的飞船失去与人类的联系后便自由进化成机器里有思维的“生命”,而这个“生命”有个使命,正是寻找他的缔造者。

那么,在越智能越文明方向上进化整个生命体系,其指向可是寻找其本源?

2012 - 11 - 26

† 2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