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一直没时间来给过去的一年写点什么,直到现在把有的事情清理下后才缓过劲来。答应赵同学写篇“祭文”给她,于是今天遂了这个愿,当然我不会写祭文。用进废退,白驹过隙的那一年几乎没写什么没说什么,语言能力早已零乱不堪,所以如下只能零星的写些琐碎。
1、二零一二年做了的事情已经提前模糊的不能再模糊了,站在年关脚下只有时光如梭的轻叹,转瞬即消散。想翻翻某月某日做了些什么,除了有些通信算可回忆起些,原本写日记算作日子的记录,可一则整年荒废,一则写得多删得多,于是无多少线索可用,再于是二零一二就近乎浑浑噩噩一般了。觉得如此不妥,古时尚有结绳记事,我这以来还不及史前文明了,遂打念头写日记,不知这想法能做下去否。
2、整个二零一二被前所未有的惦记的日子是好莱坞的“玛雅人”说的那天,虽然从未以为他们会是靠谱的,也早早的把域名续费到了二零一四年,心里还是心存一种侥幸式的期待。亲身上演灾难片的感觉大概会很良好。(一不小心阴暗面显露。)曾猜想,行尸走肉的丧失和二零一二的末世哪个的概率会大点。不过现在觉得这两个的概率可要比北京空气毒死人的概率要小得太多了。
3、怀念这个词似乎总是隐隐浮着一丝难以名状的叹息味,所以当用这个词的时候并不确定是否确切。我怀念那些时光,那些直接因特定物件线索来回到甚至是让自己误以为穿越了的时间点,常常忍俊不禁。
4、想起几个对白
与七同学
A 哈
B 哈哈
A ←_←
B 哎 你不配合
应该是 哈哈哈
A 我知道,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与赵同学琢磨QQ里组内排序的问题
C 琢磨个屁
B 肯定有
C 你说啥规律
B 我不知道啊
不然问你做啥
C 去尼玛
我咋又换组了
尼玛 我不是在
雏菊里头
这又是啥花
你个变态
B 笑死了
菊花。。
C 我记得最早我还在黑名单里了
B 尼玛
啊呸
黑名单里你还能出来
这是蘑菇组
C 你敢说不是?
B 是毛线啊
我就没拉黑过人
C 尼玛你自己建的黑名单啊
B 哦
那也是
C 还截图叫我看了
就我自己
尼玛
5、元旦那天,和汤同学大硕同学及家属乔同学(及其他人等若干)在故宫,风吹的极冷。
故宫之后去唱歌,期间大硕说“没事,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温暖得寒风的后遗症荡然无存。That is the most sweet thing I ever heard this new year.

2013 - 01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