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二十日,雪。早起拉窗帘,杵在窗户边上,透过一晚上热气在玻璃上凝成的雾面和水珠,发现已是一片皑皑地,有些意外。雪天向来是弥漫寂静的天气,这周末时的小区里更是多了几分死寂,声音都带着寒气。这应该是新年第一场雪了。想想这个冬天,上一回下雪是见汤同学那天,脑子里印着在车站碰面的样子,再往上一回的雪,大概是到现在看见最如童话般的一场,雪片在雪堆里一闪一闪的。数数这冬天第一场雪,下得太过惨烈,毫无美感,我一直不承认。

2013 - 01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