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忽而今夏。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这里的四月天,还飘着细雪,这里的五月天,刹那间已是盛夏。省了春末夏初,这个夏天来得有点突兀,不过确不像南方这般来得狂放,没有雷,也少见雨。

我不怵大热天,因为有雪糕和冰淇淋。不过我更怀念待在家里的时候,有院子,院子后面有山,最好的是有山林里被揉碎的阳光。

2009 - 05 - 09

† 10 Comment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