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t Park

从我发现夏天,到现在已是他发飙的时节了。我估计我得剪头发了。
我对剪头发这事原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因为我妈会两剪刀,自小我的头发都是老妈处理的。

不过现在让我来说剪头发这活,我得说理发师们都是艺术家。
从理发师们温柔的给你洗头,到最后帮你吹干头发,无不带着艺术家们的范。当然,你绝不知道艺术家们又会有何创作,除非你告诉理发师们你想要什么(那样他们就只是理发师而已了),你坐看理发师们手里剪子的舞步,也许这回你看自己是这样,待会儿就脱胎换骨了。
其实很多剪头发的时候我都习惯于眯着眼等理发师说好了,这也源自老妈给我理发时养成的习惯,不过这让我错过了很多欣赏理发师们手法的机会。不过我睁着眼也是模模糊糊的,但这效果却恰好。
今天理发时,原本我就打算眯着眼的,无奈我朋友在旁边跟我挤眉弄眼,我看这理发师的动作,不得不说精细到雅致。偶尔感受剪子贴着皮肤的凉意,却总是像亲近一下便若即若离。理发师轻轻夹起一层头发,随即在剪子下散落。最后剪子在理发师手里跳跃式的飞舞,或是剪子幻化成理发师在狂草,写完最后那漂亮的一笔。在理发师们的手下,剪子带着魔力。

我就这样成了魔力的结果。成功的由西瓜太郎变成小姑娘了(如果我再俊俏一点的话==)。

原本打算上张图的,以证明理发师们的创造,不过我想还是免了。

2009 - 05 - 18

† 13 Comments

† Leave a Reply